中国农村网 > 家长里短

因工伤瘫痪两年 农民工至今没拿到一分钱赔款

2019-05-09 11:14:21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

  因生产事故瘫痪两年多 今年2月一审获赔216万

  被“踢皮球”的德阳农民工 至今没拿到一分钱  

现在罗文24小时瘫痪在床。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刁明康 忻晓松 摄影报道

  三年前,川籍农民工罗文在深圳东康电力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康电力)的安排下,前往云南昆明呈贡区蓝光天娇城进行环保工程施工。不料,工地墙体垮塌砸中他腰椎,从此瘫痪在床。

  治疗期间,罗文妻子和母亲讨要医疗费遭遇“拖死你”,甚至在找楼盘开发商时还被保安赶了出来。

  此后,昆明呈贡区安监局认定此次事故为安全生产事故、云南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裁定罗文与东康电力存在事实劳动关系。昆明呈贡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楼盘开发商和承建方共同赔偿罗文216.1万元。

  5月6日,已从昆明返回德阳中江县的罗文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透露,两被告方已上诉,判赔款何时能拿到手,他心里也没有底。  

2017年,罗文在昆明医科大附属二医院接收治疗。

  案情回顾

  安装环保设施

  墙体垮塌砸瘫痪

  罗文今年48岁,四川德阳绵竹人,老家在德阳中江。2015年,他经人介绍,进入东康电力工作,主要负责电力设备安装,工作地点在成都。

  2016年,按照东康电力的要求,他来到昆明呈贡区蓝光天娇城楼盘工地,安装东康电力销售给开发商的电力设备。

  当年11月16日,罗文进入发电机井进行环保工程施工时,通风管隔离墙突然垮塌,正好砸中他腰椎。罗文被工友紧急送进云南中德骨科医院接受治疗。经过诊断,医院出具报告:腰1椎爆裂性骨折并向后滑脱,脊髓损伤并完全截瘫,左胫腓骨近端粉碎性骨折……自此,罗文瘫痪在床,再未站起来。

  一个月后,罗文转院到昆明医科大学附二医院。但这期间,由于没有医疗费,罗文母亲及其妻陈定蓉多次找到东康电力、蓝光天娇城开发商云南白药置业有限公司、工程承建商中国五冶集团有限公司讨要医疗费,却被来回“踢皮球”,陈定蓉甚至被云南白药置业的保安赶出来。  

年逾古稀的罗文母亲。

  一审判决

  特殊侵权行为

  获判赔216.1万

  同期,陈定蓉四处求助,走访了昆明市建设、劳动、司法和安监等多个部门。

  昆明市呈贡区安监局获悉后,邀请云南思欧工程检测鉴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欧检测)对此次事故进行检测。

  2016年11月22日,思欧检测出具了检测报告。报告结论称:该墙体因其下部被人为拆除,导致墙体上部成为悬挑受弯构件,加之该部分墙体与混凝土墙连接面未有效拉结,导致墙体抗弯无法满足实际受力要求,因而倒塌(掉落)。

  2017年4月20日,呈贡区雨花街道办负责安监工作的杨主任在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呈贡区安监局已将此次事故定性为安全生产事故。

  就在当月,云南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也对此事进行了裁定,认为罗文与东康电力从2015年10月开始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2019年2月15日,昆明呈贡区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判决:本案属于建筑物倒塌、特殊侵权行为造成损害的民事纠纷,建筑物的所有人未履行必要义务,以致建筑物发生倒塌造成他人损害,是一种不作为的侵权行为。云南白药置业有限公司是建设单位,理应与施工承建单位中国五冶集团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二者一次性赔偿罗文2161118.31元。

  现状探访

  瘫痪在床

  全靠古稀父母照顾

  2019年5月6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赶到德阳中江县仓山镇见到了躺在床上的罗文。家中设施简陋,门口摆着轮椅、桌上放着尿不湿及各种药品。

  罗文介绍,他的家原本在德阳绵竹市,父母住在中江县。他从昆明被接回来后,由于生活完全无法自理,妻子要打工、种地、抚养正在上学的女儿,只好把他送到中江,由年逾古稀的父母照顾。

  罗文母亲告诉记者,罗文现在一天24小时都只能躺在床上,腰部以下依然没有任何知觉,上厕所靠父亲背到卫生间,吃饭只能吃素菜和稀饭,否则排便时非常痛苦。

  “我现在最大的愿望是早点拿到赔偿款,一来想积极做康复治疗,心中还是抱着能站起来的愿望;二来希望这笔钱能把女儿供养出来,让妻子也不至于这么辛苦。”

  不过,罗文说,现状令他比较头疼,法院判的赔偿款至今没拿到,“对方连个电话都没有”。他在绵竹市民政局办了残疾证,也还没领到补助。

  最新进展

  两被告上诉

  均称无过错

  罗文告诉记者,两被告之所以未支付赔偿款,是因为正在上诉。在他提供给的云南白药置业有限公司的上诉状上,该公司认为:云南白药置业有限公司将工程发包给东康电力,并在施工过程中尽到了相应责任,白药公司作为建设单位没有过错,不应对罗文的伤残承担任何赔偿责任。东康电力作为蓝光天娇城项目二期发电机房排烟降噪工程的施工单位,未经白药公司允许将工程非法转包给没有安装资质的罗文,罗文在安装时未尽到合理注意义务被墙体砸伤,东康电力和罗文、非法转包人杨维军均应对此次事故承担责任。

  中国五冶集团有限公司也在上诉,该公司认为,本案争议为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并非呈贡区人民法院认定的建筑物、构筑物倒塌损害责任纠纷。

  此外,该公司认为,东康电力、罗文在施工过程中严重违反施工规范,是墙体掉落的原因;思欧检测出具的报告违反了《建设工程一分时时彩检测管理办法》等。

  最后,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法院的判决,驳回罗文对自己的上诉请求。

  据悉,目前二审尚未开庭。

加载中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高晓川